もう

冬盾,囧珊,Bebe Rexha,京都
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三分钟热度
古美门先生的迷妹

地铁读书

上个学期我大部分的书都是在往返海淀和朝阳的地铁上看的。在住的地方拿起书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在地铁上就很容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地铁上看书也很顺。

今天回程路上在看好人难寻,我右边的座位坐着一个穿着红裙子的漂亮的小女孩,年龄4、5岁的样子。她时不时瞄一眼我的书。我想好人难寻怕不是她这个年纪能看的,但是还是有意识地把书放低了,并把书向她那边稍稍倾斜。这是本好书,我内心期待这些文字能多少给她留下点印象。就像我初二突然听到小学一年级左右时常听到的旋律很好听的英文歌时终于有能力听懂几句词,然后迅速搜索,找到yesterday once more一样。我希望她能多少留下一点印象。曾经在去知春里的路上瞟见旁边姐姐书中“男孩”“马”“胖女孩”“枪”这些词,虽然她黑色的指甲和突兀的银戒指是真的很奇怪。

我很喜欢火中之圈的胖女孩。可能是因为很有代入感。我在还小的时候也对“家庭财产”这种东西有莫名的紧张。明明是我父母名下的财产,但如果它们有什么损失,就好像是我自己的财产损失了一样。而我的父母也不断向我灌输这种思想,典型的缺乏边界的家庭。我感觉在她全副武装戴着两把枪去找那三个男孩的时候,心里是有对母亲的不信任和鄙夷的,而她又认为这片土地也是她的,所以只能靠自己保护了。

一旦有这种想法,就会变得坚强。“只有我一个人”的情境有寂寞,也有孤勇。对我来说尤其还有反女性特质的叛逆精神。我从小的自我塑造基本上就是逆他人的期望而行,越是让人惊讶不安我越有成就感。

但是最后看着火势蔓延,她在无力和无助中还是跑回去找了妈妈,然后看到了妈妈的痛苦。

其实这也是一种安全型依恋。我可以单打独斗,但我知道在我需要的时候,妈妈总会保护我。这样看来这个姑娘真是很可爱了。

近来身体不停地出问题,加之天气闷热空气污染,我去朝阳觅食的频率远不及上学期期末周。不知道下学期身体会不会继续拖我的后腿。

以及zara的mom fit牛仔短裤真的是很合我的身体特质了。塞得下大腿和屁股的同时腰又不会过松。坐下来也不会勒。吃撑肚子鼓起来也不会勒。除了因为牛仔裤本身自带有害物质并且会持续摩擦肚脐让我担心会再次得脐炎以外,mom fit 真的是我在市场上难得买到的合适的牛仔裤了。

说起来我以前是很反感穿短裤的,因为腿粗,尤其是大腿。但是休学那年在微博上搜时隔7年面基的小学时最好的朋友的时候(是的我会在社交平台搜人),看到了她穿牛仔短裤的照片。她的脸比我小很多,但是身体要比我胖,腿也比我粗。她的笑容中有点害羞,但没有羞耻和不安。那之后我也好歹买了几条短裤,锻炼自己穿短裤出门。其实她小学的时候经常被班上成绩最好的男生嘲笑体重(这个男生现在在北大物院hh),为体重不知道哭过多少回,减肥也是减了无数次,我现在都不用劝她别减,因为我知道她没两天就会放弃hhhhhhhhh但是她从来没因为被嘲笑而改变自己的着装风格,照样短裙短裤。真好。我很喜欢她。可是和她相比我太自卑了,当初和她一起去KTV唱歌,那其实是我第一次去KTV,却撒谎说以前去过,还编了些别的谎话,一晃眼我又变回了小学时候谎话连篇的那个孩子。

我总想在和她的关系中得到滋养,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露出最丑陋的一面。这么些年锻炼出来的不要脸一碰到她就完全没了用武之地。

其实我一直很想问她喜不喜欢我,我很想被她喜欢。但也一直没能问出口。初中的时候问过另外两个算是比较熟的同学,对方都十分诚实地顾左右而言他,当时的失望记忆犹新。而我又太在乎她,真的承担不起这份失望。

你忘了你曾经做过的事情了吗?说实话你现在也没好到哪儿去。要我说你其实没变,还是一样懦弱虚伪。

如果被她这样说,我可能会遭受有生以来最大的心痛。不论自己给自己排练过多少次最糟糕的结果都无法避免的心痛。

不知不觉放假前在图书馆借的书就剩下一本没看了。还书的时候还可以顺便把汪老征集的知味集借了。图书馆总还是可爱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