もう

冬盾,囧珊,Bebe Rexha,京都
朝三暮四,朝秦暮楚,三分钟热度
古美门先生的迷妹

似乎有点理解家暴受害者的心理—
明明知道施暴者并不爱自己,明明知道对方只是想控制自己,但是TA从除了施暴者以外的人那里什么也得不到,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心理联系,需要的时候根本触碰不到。一个人孤独到害怕的时候,就会想起暴力循环中蜜月期/平静期的“幸福”,短暂的幸福和平静也能产生巨大的向心力,把人往陷阱里面拽。
这样久了,自己可能也就信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可能我能得到的最好的爱就是这个样子了。可能我能获得的最大的幸福就是这个样子了。
因为TA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与幸福。
(emmmm越写越像松子[皱眉])
———————————————————
婚姻/恋爱关系中的暴力和家庭中父母对孩子的暴力还是很相像的。
尤其是受害者污名。
中国的孝道文化对孩子和对女性的压抑很相似。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现在看来最恶心的其实是这个“养”字。
孩子是多么天然的受控者啊!所有人都要孩子感激父母的生育之恩,即便来到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孩子的选择。他们哪里有选择呢?只是一群自以为无私的自私鬼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拯救自己的婚姻、顺应社会的期望、缓解自己的寂寞、逃避自己人生的失败而做出的选择罢了。
孩子出生后就是漫长而痛苦的社会化。还有折磨许多孩子和父母的“理所应当”的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爱。
真的很恶心。亲子之间无条件的因为血缘而产生的爱这种东西真的是这个社会最恶心最虚伪的建构了。
社会和父母利用这种“爱”把控制和伤害正当化。而孩子则在“这难道就是爱吗?我没感觉到被爱是我疯了吗?我不爱他们是我疯了吗?”的自我质问中边缘化自我。
而比起逆社会而行、相信自己的感觉、继而反叛整个社会,更简单更轻松的做法是顺应。呵呵,顺应。自己说服自己“这就是爱,大家都这么说,那么这就是爱。爱就是不把人当人看,爱就是控制,爱就是把孩子当成泥巴塑造,爱就是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然后在一旁沾沾自喜,为自己能够这么轻易地塑造另一个生命而沾沾自喜。”
被这样“爱着”长大的孩子,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爱呢?他们中幸运的能够和同龄人(or whoever else)建立正常的亲密关系,并逐渐学习到真正的关爱。可是还有很多没有这么幸运的人,带着不解和恨意在世界上踽踽独行。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我却只有我。而我又是什么呢?
这些孤独的人,孤独到受不了的时候,就会想起原生家庭,想起被给过的甜枣,然后在“我绝对不要再被控制”和“我受不了了能得到一点关爱哪怕是假的也可以”之间挣扎。挣扎不过的,就又被拉回到了原生家庭之中。就像被家暴的TA又被拉回到陷阱之中一样。
这应该也是个循环。感觉不会有结束的那一天。(血观音里面的棠宁)
———————————————————
在简书上因为文字认识了一个姐姐。她出身在农村,结婚后生了个有自闭症的儿子。她的文字让我很感动。因为她回看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家庭结构,能够意识到有东西不对。她没有因为铺天盖地的孝道和女德文化牢笼(在农村尤甚)而困住自己,她写的是自己在得不到爱时候的痛苦,写的是母亲半夜起来为全家磨粮食做煎饼时,明明听到了磨磨声却自顾自睡着的父亲和爷爷奶奶。她问,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起来?为什么只有我帮我的母亲?
还有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只有我帮了母亲,母亲依旧因为我是女孩,不如弟妹有出息而不爱我?
为什么?!
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姐姐没有因为原生家庭的原因而错待自己的孩子。照顾一个自闭症的孩子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但她一直没放弃带孩子参加训练。她说,最好的训练就是爱和不放弃。
真的,一个吃了这么多苦的女人和母亲能够这样去爱自己自闭症的儿子,可是那么多“优雅精致”的父母却做不到。
这种善良和爱是一种天赋,能让她苦中作乐。她说,陪孩子成长很快乐。
不是对着阳光尽情欢笑的快乐,是在偶来的微风中嗅到丝泥土香,然后眼中含泪的快乐。
我祝她幸福喜乐,可文字在生活真实的琐碎和痛苦面前脆弱无力。但我觉得她是在活着。在爱在给予。在“活得像个人”这一点上,她胜过太多类人了。

评论

热度(11)